东阿阿胶(000423.CN)

[财经天眼]背靠华润也底气不足?东阿阿胶褪去白马光环 提价19倍的苦果渐显,医保拒纳保健品或成痛点

时间:20-08-27 10:14    来源:金融界

阿胶龙头走上下坡路,白马光环再褪一环。

疫情笼罩的2020上半年,东阿阿胶(000423)继续亏损,经营6个月亏了8400多万,较去年同期暴降143%,不过单看二季度,亏损大幅收窄。从去年一季度开始,东阿阿胶盈利骤降,全年亏掉4.44亿的“大雷”一度让二级市场“失控”——公司股价自去年4月50.68元高点一路腰斩,年报披露后又迎一波急跌,今年3月一度触及24.72元,创下10年新低。

也是在今年年初,这个牛了十几年的山东阿胶品牌告别了秦玉峰时代,在驴皮供应不足、盲目提价透支市场等争议下,东阿阿胶能否王者归来还是未知数。

今年8月,国家医保局多份文件明确将保健药品移出医保范围,全民叫好“医保用在刀刃上”,背靠华润的东阿阿胶却再次感到了一丝凉意。

业绩滑铁卢背后 14年提价19倍

半年报显示,东阿阿胶今年1-6月实现营收10.95亿元,同比下滑42.06%,归母净利润亏损0.84亿元,同比减少143.54%,扣非净利润为-1.05亿元,同比减少173.14%。

2019年,上市24年的东阿阿胶首次曝出业绩大“雷”,营收从上年的73.38亿元骤降59.68%至29.59亿元,净利润从20.85亿滑坡121.29%至-4.44亿。在此之前,公司净利润10年10倍,营收最高在2017年达到73.72亿元。

从去年一季度开始,东阿阿胶多次强调清理渠道库存,控制发货拉动终端纯销。但截至今年6月底,公司账面存货33.02亿元,较去年年底减少了2.3亿元,其中库存商品余额仅下降1.87亿元。

目前,公司存货占流动资产比重高达42.46%,比5年前提高了约15个百分点。

面对上半年业绩下滑,公司称,除清理渠道库存的影响外,药店等营业场所受疫情冲击顾客流量下降是主要原因。

但这一说法并不被同行认可。有同在山东的业内人士向金融界《财经天眼》透露,其所在的某品牌阿胶上半年非但未受到疫情冲击,反而比去年同期效益更好。

近年来,阿胶业一个备受关注的问题是原材料驴皮的供应问题,我国的毛驴数量从2000年的923万头降至2017年的268万头,这也成为包括东阿阿胶在内不少企业提价的重要原因。近年来,直接原材料和能源在东阿阿胶营业成本中占比不断攀升,近5年平均比例超过90%。

但前述业内人士指出,驴皮价格的确在2-3年前有过一波明显提升,但之后都比较稳定,东阿阿胶的大幅涨价或炒作成分更大,是在透支市场,现在的业绩也是一种反应。

据金融界《财经天眼》不完全统计,自2005年提出“价值回归”理念以来,东阿阿胶至少提价18次,出厂价从每公斤196元提升至3858元,涨幅接近19倍。对比明显的是,2017年至2019年,东阿阿胶医药工业类产品销量分别为9204吨、8188吨、5561吨,阿胶系列产品销售不佳是主要原因。

销售不济,东阿阿胶的经营性现金流也以2倍多的速度下降至负数,而为了“挽救”一路下滑的股价,公司在2019年推出了一项7.5亿元-15亿元的股票回购计划,公司还曾将去年账面现金骤降1.5倍归咎于此。但回购计划仅进行了最低承诺一半左右,今年6月公司已经终止了这项回购方案。

告别秦玉峰时代 数字营销能否挽救?

作为“滋补三宝”之一,三千年的阿胶文化让阿胶打着“补血圣药”、“养颜良方”的标签,迅速打开了中国市场,上世纪50年代建厂的东阿阿胶借此发展壮大。

根据天眼查APP资料,东阿阿胶在1993年由东阿阿胶厂作为发起人改组设立,坐标山东省聊城市东阿县阿胶街78号。1996年,东阿阿胶登陆A股,但很快陷入战略不清、增长乏力的困境,直到2005年秦玉峰掌舵,公司逐渐回到正轨,规模突飞猛进。

但就在去年首亏之后,秦玉峰因达到退休年龄在辞去了公司董事、总裁及法定代表人等多项职务,助理总裁高登峰继任。前述业内人士分析称,这次人事变动对东阿阿胶影响较大,经营策略或有脱节。

资料显示,秦玉峰1974年进入东阿阿胶工作,从科长、处长做到副总经理,接触工作从生产、研发到采购、营销,可谓经验十足,曾被评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东阿阿胶制作技艺代表性传承人”。也是在其任期内,秦成功通过广告营销将东阿阿胶打造成了高端滋补品,品牌响遍大江南北。

从资历来看,接棒的高登锋比秦玉峰更年轻,前者自1995年进入东阿阿胶后主要负责销售业务,更擅长保健品的线上线下销售。

今年上半年,东阿阿胶大幅削减了费用性支出,研发、投资理财等支出也大幅下降,其中销售费用减少45.57%,除受疫情影响线下促销减少之外,公司减少了传统媒体投入,向数字营销加码。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为保证驴皮的稳定供应,东阿阿胶很早就在山东、内蒙古、辽宁等地建立了毛驴养殖基地。今年上半年,公司卖驴收入腰斩但仍以17%占比紧跟主业之后,而阿胶系列产品的收入占比同比下降了5个百分点。

除秦玉峰外,自2019年11月以来,东阿阿胶董事长王春城、总裁助理田维、副总裁周祥山等高管也相继离职,公司前景也受到越来越多的质疑。

医保拒纳保健品 东阿阿胶何去何从?

天眼查APP提供的最新股权架构图显示,目前东阿阿胶控股股东华润东阿阿胶持股23.14%,实控人是中国华润,后者旗下还有华润三九、华润双鹤、江中药业等多家老字号药企。

2

就在8月22日,东阿阿胶联手华润三九推出新产品“阿胶珠”中药饮片,被市场视为东阿阿胶拯救业绩的重要举动。据悉,“阿胶珠”是我国药典阿胶项下的中药饮片,可用于血虚萎黄、眩晕心悸等10种疾病或症状。但从国家药监局既往通告来看,中药饮片市场也是药品质量不合格的“重灾区”。

关于未来业绩,有从业人士指出,一般三、四季度是阿胶业绩的爆发期。但从今年上半年和去年东阿阿胶业绩暴雷的时间点来看,公司的盈利周期已经与行业有所脱钩。

8月26日下午,国家医保局发布《关于建立健全职工基本医疗保险门诊共济保障机制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规定个人账户不得用于公共卫生费用、体育健身或养生保健消费等不属于基本医疗保险保障范围的其他支出。此前一周,医保局发布的一份暂行办法也明确将保健品移出医保范围。

业内人士认为,此举对阿胶行业影响较大,药店医保是阿胶销售的一个重要渠道,当前疫情影响未消,收入下滑可能会放大这一影响,东阿阿胶背靠华润的底气可能也不足了。

在上半年医药板块大涨背景下,东阿阿胶股价已经从3月低点反弹至40元以上,但相比2017年高点仍接近腰斩。

3